首页 男生 其他 快穿:我扎了全世界渣男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献祭圣女手撕祸国妖师(22)

  深夜,永安巷街道寂静无声。

  什锦从小巷转角探出头,朝对面的国师府看去。

  只见硕大的两个橘红色的灯笼将国师府门前照得亮如白昼。

  四个守卫笔挺而分散地站立在国师府那朱红色的大门门前,不时地扫视着四周,观察着附近的动静。

  什锦回过头,对身后的大皇子柘远说道:

  “殿下,以我对日和的了解,刚刚我说的计策应该可行。”

  “好,那我们分头行动。”

  柘远说着便向习武使了个眼色。

  习武起身刚要飞身上房,却见一个黑影率先一跃,跳入了国师府的院墙。

  习武闪身蹲下。

  “国师府进了人,像是个暗探。”

  “习武,要小心啊,国师府暗探颇多。”

  什锦紧张道。

  “放心,我会见机行事。”

  说完,他便起身飞上屋檐,三晃两晃便轻飘飘地落进了国师府的院中。

  只见前方的黑衣人穿过几个花园和长廊,直奔东厢的一间屋子而去。

  习武脚步轻轻地一路跟随,避开府内的几个守卫和暗探,很快也来到了东厢房的那间屋子附近隐蔽起来。

  哒——哒——哒——

  黑衣人轻轻扣响房门。

  “大人,您歇息了吗?有急报!”

  房内无人应答。

  黑衣人愣了愣,转头看见一个小丫鬟正端着一碗吃剩的燕窝朝这边走来。

  他上前一步,拦住小丫鬟。

  “国师大人今晚不在府上?”

  小丫鬟对府中来去自如的黑衣暗探早已见怪不怪,她不慌不忙道:

  “大人刚刚吃过宵夜,这会儿去西厢房给那位礼部侍郎的千金送燕窝去了。”

  习武躲在暗处,不禁眉头一皱。

  他飞身来到屋顶,轻踏瓦片,快速来到西厢房亮着灯的那间屋子的房顶。

  只听屋内传来年轻女子的哭喊声。

  “别过来!别过来!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割腕自尽了!”

  听声音,应该是位少女,只是她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恐惧。

  “呦,十几岁的小孩子,还懂得割腕自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勇气寻死!”

  屋内,日和的狞笑声在宁静的国师府内显得格外清晰而瘆人。

  “啊!你放开我!放开我!”

  少女的哭声撕心裂肺。

  啪——

  一声脆响传来,似是碗碟落地的声响。

  “你干什么?”

  日和停止狞笑,声音中带着一丝慌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爹爹教我的道理!”

  少女大声喊道。

  习武在屋顶轻轻拆下一块瓦片,从缝隙中朝屋内看去。

  只见屋内的少女大概十二三岁的年纪,面容清秀、身材窈窕,但此刻已哭得十分憔悴。

  她手中拿着一块破碎而锋利的茶杯碎瓷片,正直指自己的喉咙。

  “秃驴!你退后!”

  日和拽了拽敞开的衣衫,笑得一脸邪魅。

  “丫头,有话好说,你别伤害自己啊。”

  “我说了,让你退后,你没听到吗?”

  少女已喊得声嘶力竭。

  日和嘻嘻笑道:

  “你都已经喝了药,支撑不了多久的,就别白费力气了,今晚你迟早是我的人。”

  少女一脸惊恐。

  “你……你给我喝了什么?”

  “刚刚的那碗燕窝,味道还不错吧?我在里面加了点料。”

  他说着便又上前一步。

  少女咬了咬牙,眼中满是恨意地朝天哭诉道:

  “爹爹,女儿再不能在您身边侍奉尽孝了……”

  她一边说,一边用力将碎瓷片扎向咽喉。

  “放下!”

  日和猛地窜上前,夺过碎瓷片,扔在了地上,反手便将少女压在了床上。

  “你个小丫头,如此不识抬举!我日和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

  少女拼命挣扎。

  “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日和轻笑。

  “别做梦了,他一个礼部侍郎,能奈我何?实话不妨告诉你,要不是你爹还有点利用价值,我能留你到现在?”

  少女的眼泪还在不住地流淌,但手上的气力却是越来越弱。

  “你和你爹那个老顽固一样,冥顽不灵,不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你们便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冷哼一声,便要强攻。

  习武趴在房上看着屋中的一切,是又急又气。

  若是此时下去救人,不但会坏了什锦的计策,还会牵连大皇子。

  但若是不去救人,那韩大人嫡女的一生将会被毁。

  他焦急万分,脸上满是纠结痛苦神色。

  思来想去,还是救人要紧!

  就当他马上要破瓦而入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大人!有急报!”

  日和兴致正浓,被突然打扰,气得伸手抄起床上的枕头扔到了门上。

  “滚!”

  “大人!事关重大!”

  “听不懂话么!给我滚!”

  门外敲门声依旧未止。

  “大人,属下却有急事,还请大人听属下一言!”

  “我看你是找死!”

  日和气急败坏地提起裤子,朝门口走去。

  房顶趴着的习武此时轻轻倒挂在墙壁之上,倒立着窥探门口的动静。

  “大人,大……”

  暗探站在门前正要抬手再次敲门,突然看见日和阴着脸猛然将房门打开。

  “到底何事?若非紧急,我立刻就摘了你的脑袋!”

  日和衣衫不整地怒视着他。

  “启禀大人,皇上深夜召集御林军,正赶往宗人府!”

  “宗人府?”

  日和一愣。

  “深更半夜,皇上不睡觉,去那个只有死刑犯的地方干吗?”

  暗探压低了声音。

  “听说……好像和潇湘宫的事有关。”

  “潇湘宫?”

  日和大为惊诧,瞬间没了云雨的念头。

  他快速整理好衣服,关上了房门。

  “祺贵妃已死,潇湘宫还能有什么事?”

  “具体的属下也不知。不过属下有个交情过命的兄弟,今晚当差。我听他说,皇上好像一早就把潇湘宫里的宫人关进了宗人府。”

  “什么?!竟有此事?你怎么不及早禀报!”

  日和双目横立,怒火中烧。

  “属下的那个兄弟也是今晚刚刚听说此事。”

  暗探小心翼翼地解释道。

  日和大步朝前厅走去。

  “给我备轿,去宗人府!”

  “是!”

  习武看着二人匆忙离去的身影,暗暗松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