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重生女主的虐渣日常

第二十七章 去找离醉

  桃七趴在小院门口巴巴地望着后山的方向,等着离醉平安回来。时衡在传了那个消息给她之后,也没有离开,而是和她一起待在院子里等着离醉。

  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时衡就没话找话,时不时和桃七说上几句。

  他不是一个能耐得住性子的人,桃七原本也不是。但当她在噬魂谷里待了百年出来之后,现在的她若是想的话,就特别能耐得住性子。

  但这种情况得是在她想的前提下。

  在她不想的时候,就特别容易暴躁,这不,没和时衡说上几句话,她就觉得烦了。

  “你能不能闭上嘴,安静一会儿!?”她回头朝着坐在石桌边,一边喝着茶,一边絮叨个不停的时衡吼道。

  被她这么一吼,时衡的情绪就瞬间爆发了。

  “就你烦!难道我就不烦吗?”他朝桃七同样不客气地吼着,“都等了这么久了,离醉还不回来!若不是怕你乱跑受伤的话,你以为我愿意陪你在这儿等着吗!?”

  若不是回来的时候受了离醉的嘱托,让他一定看好桃七,不要让她在他不在的时候,因为担心他而到处乱跑,他现在怕是早就离开这里,回他的寝殿去了。

  当然,不走也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个,还有个原因是因为他也很担心离醉,尽管他嘴上并不这样说。

  本来就被他吵得心烦意乱,又被吼了之后,桃七忍不住直接打了一道禁声诀过去,想要让他闭嘴。

  离醉虽然修为不高,但和她比起来,还是要比现在的她要厉害上一些的。所以当那道术法从她指尖脱离,朝着他而来时,他就在瞬间感觉到,并施法抵挡了。

  “你居然跟我动手!”时衡猛地起身,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他们两个之前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会像现在这样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斗嘴,可从来没有哪一次,谁想过对对方动手。

  因为这个手一动,那原本只是开玩笑打闹的事情,就会瞬间变了性质,不再是说笑了。

  所以,在看到桃七对他出手时,他愣了,惊了,更怒了。

  “你居然跟我动手!!”不等桃七说什么,他就又是一句。

  他的胸口上下起伏幅度变得越来越大,指尖更是聚集起了大量的灵力,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的话,那些威力颇大的灵力,此时就已经朝着桃七打去了。

  见他如此,小狐狸起身看着他,冷冷开口:“你若是再说一句丧气话,我不仅会和你动手,我还会跟你拼命!”

  虽然她在不理智的情况下动了手,但就他方才口不遮拦说出来的话,任凭是谁听了都会忍不住。

  刚才时衡在和她说闲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将话题扯到了离醉身上。起初还好,后来再开口时,他竟然就开始说起了不好听的话。

  “小狐狸,虽然离醉说可能会花上几日的时间,但我总觉得根本用不了那么久。像他那么厉害,按理说肯定几个时辰就能成功将那只凶兽给放出来了。”时衡说着说着停顿了下,皱起眉头疑惑地问她,“你说他说要好几日,不会是因为算到了自己在那个过程中会有什么危险,到时候好躲起来背着我们先疗了伤,再装模作样地回来吧?”

  他这话只是一个猜测,也是在和桃七闲聊的过程中说的几句玩笑话,可在桃七听来,却尽是一些不吉利的话。

  因为,在时衡将这些话说出口以后,她的心里也认同了他的这个猜测,因此就更是觉得不吉利了。所以才会一时冲动,在吼了他,又被他吼之后,想都没想直接打了禁声诀过去。

  对他动手,是她的错,打完的那一刻,桃七就意识到了。可术已成,还打了出去,甚至眼看着都到了时衡面前,根本没有再收回的可能,以至于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禁声诀到了时衡面前,时衡瞬间变了脸色,施法挡去又震怒的那一副画面。

  若是时衡没有后面那些动作的话,她恐怕会和他诚诚恳恳地道声歉,但他在她的注视下,也有了要和她动手的意思,而且他聚集起来的术法,强大的还颇有一股要打死她的感觉,她就完全没有了那样的想法,开口回了他那么一句。

  被她这么一说,时衡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方才都说了些什么。

  在回想起那些对于现在的离醉来说,确实不吉利的话后,他的怒火就散去了大半,连带着还将指尖聚集起来的术法也散了。

  这件事归根结底两人都有错,两人也都意识到了自己的错,所以很快,就又握手言和,不再跟对方计较了。

  “说真的,你说后山现在情况到底如何呀?”时衡将视线落在桃七身上,盯着她问道。

  没一会儿的功夫,他们两个就又说起了话。

  “不清楚。”桃七如实回答,又试探性地问他,“要不……我们去看看?”

  她有这样的想法可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了,早在时衡说出那些丧气话之前,甚至在他决定留在这里陪着她,同时也看着她的时候,她就已经这样打算了。

  只是,一直都没有实施得了。

  现在,也同样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时衡根本不会答应她。

  先不说他都答应了离醉要好好看着桃七,不让她到处乱跑,更别靠近后山的。就那后山那个结界来说,他都过不去,还怎么跟她去看看呀!

  他才不去呢!

  “想都别想!”时衡白了她一眼,视线从她身上收回,看向了远处后山方向。

  桃七看了他一眼,看清楚了他脸上坚决的表情,知道这件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就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反正你又不可能晚上也在这里,等你到时候回去了,我就自己一个人去!”表面上放弃的同时,心里却更是打定了这个主意,甚至还想的妥妥当当的。

  时衡只能看出来她想要让他看到的东西,看不出来她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所以,在见她放弃了那个想法时,他就松了口气,不再担心她会态度强硬的像上次那样跑走了。

  很快,日头就偏西到了极致,眼看着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落下。桃七从门口起身,来到石桌边上,一个起跳就落在了桌面上。

  时衡这个时候已经打起瞌睡了。

  桃七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就走到他面前,扒拉了几下他的胳膊。

  “嗯?”时衡被他扒拉醒,但意识依旧昏沉,睁着一只眼睛看着她,“……怎么了?”

  说起话来声音还听着不是特别清晰,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桃七更是认定这是一个好机会了。

  她在他胳膊边坐下,收回爪子揉起了自己的小肚子:“我饿了。”

  就问了一句话,时衡睁开的眼睛便闭上了。

  他困极了,桃七此时完全可以趁机离开的,但她觉得这样总是有些冒险,就再次将他扒拉醒,加大了些音量,和他说道:“我饿了,我想去膳堂吃饭。”

  迷迷糊糊的时衡听了个大概,直接朝她摆了摆手,含糊不清地说道:“去……去吧!”

  然后就趴在桌子上,彻底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个时候才是离开的最佳时机。

  反正时衡一时半会儿也醒不来,她有的是时间往后山去。

  太阳落山落的很快,她刚从小院出来没多久,它就完全看不到,只余下半边天的晚霞。

  她之前去过一次后山,对于往那边去的路记得很清楚,所以赶在天黑之前,她看到了后山外围的那个结界。

  结界近在眼前,桃七突然感觉到一道强大的灵力波动从不远处传来,随即就是一声清晰的破碎声。

  这是结界被打破的声音,看来离醉成功了。

  她不由得咧开嘴笑了笑,抬脚往那个结界继续走去,想要赶紧进去看看,如今的情况到底如何。

  为离醉开心的同时,对他也是有担心的。

  她怕时衡想的会成真,不免加快了脚步。

  到了结界边上,桃七像之前那样,毫无顾忌地直接往里面走。

  这结界本应该不限制她的进入的,可这次,桃七却惊讶的发现,自己进不去了!

  “这什么情况!?我为何进不去了!?”她瞪大了眼睛,抬起前爪放在结界上,再次用力往前伸了下,但情况和刚才一样,结界拒绝了她,挡住了她进去的步伐。

  难道……

  桃七瞬间变了脸色,不好的念头在心里生出,她焦急地像人一样直起身来,用力地拍打着结界,试图让它重新认清自己,好放她进去。

  “离醉!离醉!!”拍到最后,结界依旧不允许她入内,她下意识就开始叫起了离醉的名字。

  很快,一道熟悉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

  “没礼貌的小东西!当面叫大人,背地里却提着我的名字叫!”离醉嗔怒着开口,传音入了她的耳。

  那时,他刚将险些失败的蟒蛟从水中捞出,带到岸上来。

  感觉到结界被人拍打,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喊他,他就知道是他的小狐狸不听话的到这里来了。

  听见他声音的那一刻,桃七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还会故意逗她,就证明他没什么事。

  提到嗓子眼上的心被重新放回原位,桃七松了口气,停下拍打着结界的动作,问他自己为何进不去。

  离醉说让她等一会儿,他刚将那蟒蛟放出来,此时还有些话要和他说,等说完以后就将她放进来。

  桃七听了他这话,就安静了下来,趴在结界旁,安心地等待着。

  这一等,天就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