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苦境:牧天诛邪

正文卷 第213章血闇之力,近神之基

苦境:牧天诛邪 孤舟蓑客 11285 2021-11-25 12:26

  “牧神,发生了何事?”

  凛牧从九天下来后,天疆众人,少不得一番询问。

  “无事,与天疆无害。”

  凛牧在路上就已经有了决断,这件事情不能散播出去。

  不是因为担心对自己的影响什么的。

  这个麟祖可能现如今的天疆压根没人记得住了,说不说都没什么问题。

  他只是不想让这件事情变得广为人知罢了。

  不出意外的话,未来,他也不会到六天之界中去。

  难道说他也会加入魔暗?

  这个世界应该是有散修的吧。

  “男人,又在欺骗自己的族人,可真的是一肚子坏水。”

  玉前若藻这个时候不由得吱了一声。

  凛牧直接一弹指,阴元满满地塞住了玉前若藻的嘴。

  “各自散去吧。”

  一挥手,百兽皆退。

  “我一肚子坏水,也比不了你这一颗剧毒黑心啊。”

  凛牧解开对玉前若藻的禁锢,反驳道。

  “奴家,奴家的心怎么可能是黑的,不信,不信你来摸摸看。”

  玉前若藻捂着自己的胸口,还挺了挺,好像还挺骄傲的。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玉前若藻,看来你的性子,还是没有发生多少变化,不过没事,一年不行,可十年,百年,你终究会被影响。”

  出淤泥而不染的生物少之又少。

  同样,在清水平澈环境中生得污秽的也是万里难挑一。

  连八岐邪神,无间阎神,亦或者是死神这种都能洗白。

  更别说一只小小妖狐了。

  什么时候她彻彻底底地变成天疆喜欢的样子,自然是会破封而出。

  若是一直难以变化,就算是自己不在,她也只能够老老实实地镇压在五指山下。

  “哼,我藻女会可不是那样的妖精,你困我越久,我心中的恨,也就越浓越深。”

  玉前若藻嘴硬道。

  凛牧的脸上多出一奇怪的笑容:“那可不一定。”

  玉前若藻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脸羞怒:“你不会是把我当成拥有特殊癖好的小妖怪了吧。”

  “我可没这么说。”

  凛牧侧过身,他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更好的建议,你放我出来,立我为后,你我二人共治天疆,岂不美哉,藻女会全心全力地伺候帮助你的,会变成郎君你最为贴心的小棉袄。”

  玉前若藻又开始了自己的小把戏,准备引诱凛牧。

  “呵呵,你怕是会直接吃了我的心罢,还贴心。”

  凛牧可没有把这个狐狸精的话放在心上。

  “哼,果然是薄情寡义之人,当初你让我来天疆,是不是打着将奴家软禁起来的目的,‘阎王’,你好狠的心啊,果真不愧是手刃那么多妻子的绝世王者。”

  玉前若藻盯着凛牧,说出了让凛牧异常诧异的话。

  “哦?你知道了什么?”

  狐狸精不愧是狐狸精啊,缠上一个男人,还真的难以摆脱啊。

  对男人,依旧是这么敏感。

  难怪她的初恋会被吞心而亡。

  怕是在外面碰到个女人都要回来解释个千百遍。

  “昔日阎王身上的气息,和你有部分相似的地方,我也了解过,阎王是为你所杀,又有你的力量,那么…答案对于藻女来说,也不难猜测,想不到仁君的面目下,潜藏着如此一面,你说,如若被你的子民知道了,会怎么想呢。”

  藻女一脸的自信,仿佛自己已经掌控了局势。

  “知道了就知道了,他们不会因此有什么反应。”

  对于玉前若藻这算不算是威胁,凛牧也是没有放在心上。

  自己的威望如果是因为这三言两语就被影响到,那他这个牧神也是不及格了。

  “薄情寡义的无情之人。”

  玉前若藻满脸幽怨,似乎是凛牧做出了什么对她抛弃玩弄的手段一般。

  “以你的智慧,不应该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不怕我把你,灭口了吗?”

  对于这个妖精,凛牧也不会处理啊。

  虽然说做掉似乎就可以一了百了。

  “你可是仁君啊,我可没有对你们天疆带来什么伤害,虽然说有这样的想法,可终究被阻止了不是,你这样的仁君,怎么可能对我这种手无寸铁之力的小女子下毒手呢。”

  玉前若藻显得格外柔弱无辜,似乎已经把眼前男人的心了解得一清二楚。

  “呵,在这里好好反醒吧,牧神也期待着你的改变,能早点回归最初,妖之初,性本善。”

  留下一眼,凛牧转身离去。

  聊一聊就可以了。

  人和妖生下后的初心是善是恶都是有自己的道理。

  自己觉得哪一种符合就行了,不需要因此而反驳另外一种。

  因为是天疆这边的,他自然是觉得妖之初性本善。

  甚至于苦境妖界,天生邪恶的妖也没几个吧?

  “无情的男人,又要让奴家一个人寂寞地等待这里么。”

  凛牧走之后,玉前若藻只是习惯性地哀怨一句。

  妖精的心思,几人能猜测揣摩。

  妖之初性本善么?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凛牧悄然离开。

  “先找寻血闇之力吧。”

  如果地冥没有改变计划的话,血闇之力的所在,他还是可以猜测到的。

  毕竟一页书跟人觉非常君的一战虽然说不算精彩,但至少也是把血闇之力暴露了。

  一页书的天命都无了,血闇之力,凛牧需借用一段时间。

  再则,现在把完整的血闇之力交给一页书,一页书也不知道能不能吸收。

  到时候变成一夜淑反而更加坏事了。

  “应该是这里了。”

  凛牧动用九龙之力,感应到了具体位置之后,无视重重障碍,化龙进入其中。

  “地冥,居然不在?”

  血闇之力果真在此。

  但让凛牧想不到的是,地冥居然没有待在这里。

  看来,他对自己布置的血闇之力还是很有信心啊,认为其他的人无法将其炼化。

  不过地冥在不在都是没有丝毫影响的。

  在的话,凛牧也正好可以让这个家伙好好的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受到应该有的惩罚。

  “血腥,让人入迷的同时,又觉得排斥,厌恶,恐惧。”

  血闇之力,凛牧一开始自然是有所计划。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自己的所作所为好想一步一步地让自己步入深渊一般。

  “来不及了,去吧。”

  凛牧释放七首云蛟以及让凛灵出来。

  血闇之力,取一半吧。

  七首云蛟和凛灵的修为和凛牧难以比较,差了不少,这个时候让二者吸收部分提升二者修为。

  他自己并不需要太多,也不需要血闇之力的其他力量。

  能完善自己的根基就足够了。

  “既然你们命运已经如此,牧神只能够承诺,未来完成你们被强行赋予的天命后,会将力量归还,让你们得以重生,如若…真的可以。”

  凛牧现如今也只能够如此作为。

  血闇之力的力量,极强,又极恶。

  不然也不可能让百世经纶一页书都把持不住了。

  凛牧虽然说有闇禘的仙尘在手,也得小心。

  吸收万灵之力突破极限,是有好多例子的。

  一页书,释天苍,摩诃孽,以及……洛书。

  包括现在的凛牧。

  “喝。”

  思及至此,凛牧开始吸收此地的力量,强化自身根基。

  他的纯阳根基外加九龙之魂,尤其是龙血之魂,清楚邪瘴。

  龙珠之魂更是稳定凛牧的元神。

  让他可以缓慢稳定无碍吸收眼前之邪力。

  血闇之力,对凛灵和七首云蛟的影响不大。

  因为这两个,本来就是为杀戮邪恶而生。

  外加凛牧这个主体保持清醒。

  凛灵和七首云蛟就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结束了。”

  不知几时月,凛牧睁开双眼。

  他本就只差这一丝契机,没有外力和几元帮助。

  也不知道几度春秋可以水到渠成。

  现如今借用外力,虽然说不至于太完美,但可算是达成了。

  做完此事,凛牧感觉自身体内的六天之界邀请函光芒似乎黯淡几分。

  “走吧。”

  目的已经成了之后,凛牧招呼凛灵和七首云蛟而去。

  “哦?这里还有很多剩余的力量,不全部吸收么。”

  凛灵有些疑惑。

  剩下这么多的好处不要了么?

  “越是强大的力量,背负的也就越多,离开吧。”

  太贪心了,也不太好,怕是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

  够用了就行。

  “去那里?”

  凛牧的话让凛灵也七首云蛟也停止接下来的行动。

  “嗯……先琉璃仙境吧。”

  凛牧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主导八岐邪神这件事情的主要是仙门和道门。

  仙门的算计,道门的强行插入,无敌战龙,丹青狱图。

  相比之下,儒门和佛门,尤其是儒门,被三教给怼过去抗击八岐邪神,让儒门擎天之柱倒塌,算得上是损失最为惨重的。

  佛门的话,都是他们自己造的孽,没什么可说的。

  唯有天命之人,吸收血闇之力的一页书是负责主攻。

  这两处去之无用。

  皇儒无上,因为各种变化,应该是还没有兵解。

  但仙门和道门这两个地方,凛牧还能去么?

  去倒是能去,不过……挺不好意思的。

  凛牧和素还真虽然说有些恩怨。

  不过他和素还真两个也是老相识,分分合合好好多次,再厚着脸皮去做碰一碰也是可以的。

  凛灵和七首云蛟重新融入凛牧的体内。

  凛牧只感觉七首云蛟和凛灵进入自己体内之后,自己的力量甚至于都有些不太好掌握了。

  琉璃仙境,转眼之间就到来。

  “牧神?大驾光临,蓬荜生辉。”

  琉璃仙境此时此刻也已经没有昔日的热闹。

  琉璃仙境之外的人也被屠杀干净了。

  如若素还真不是有些能为,外面也是尸横遍野,琉璃仙境更是死气沉沉。

  现在的素还真,在外面看门。

  “一页书在被救治么?”

  老对手了,已有感应。

  素还真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的一页书,正在经历蜕变。

  “你知道一页书是为谁所伤么。”

  凛牧在素还真的安排下,坐在琉璃仙境莲花池旁边的小亭。

  让素还真亲自沏茶,凛牧也算得上排面满满了。

  “嗯…”

  凛牧的话,让素还真手中的茶壶停顿空中。

  难道说……

  是的,一页书身上的伤,素还真也熟悉了。

  那么牧神这一次前来,难道说是为了……杀死一页书?

  “素还真,我问你一个问题。”

  凛牧端过茶杯,没有在意素还真的惊讶。

  “牧神请说,劣者洗耳恭听。”

  素还真恢复自然,茶壶轻放置,手中的折扇轻轻挥舞。

  “一伙人,为了对付八岐邪神,血祭苦境一半生灵而凝聚出力量,只为博取和八岐邪神交手几招的机会,你觉得这个做法,可行与否。”

  凛牧说出了这些人执行的计划。

  “这……怎能如此。”

  素还真手中折扇都停止挥散,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八岐邪神的确是为祸世间,但为了解决他……唉,劣者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说理解那些人为天下的心,但劣者是无法理解这个行为,更是不会支持。”

  昔日阕声云舵的所作所为,虽然说有素还真化身的功劳。

  但………

  “你的一页书前辈,就是因为吾在苦境危难之时,乘火打劫,掠走苦境多数生灵,让他们计划的血闇之力无法完整凝聚而出,便和天佛尊,地冥一同前来天疆杀戮万生,凝聚血闇之力,如若不是我准备充分,现在的天疆,怕是已经不留活口,素还真,你觉得我该如何回敬一页书。”

  凛牧饮下素还真给自己斟的这杯茶。

  素还真的手艺还是有的,天下一绝,凛牧虽然说不懂其道,但能品其味。

  素还真一时间举足无措,无比紧张。

  “一页书能回到琉璃仙境,也不是我留情,如果不是有人担保,他们二人已经到黄泉报道。”

  凛牧放下茶杯,注视着素还真的表情变化。

  素还真哑口无言。

  好一阵子才回答:“牧神过谦了,你在苦境有危难的时候出手救助万千生灵,所作所为,称之为救世主也不为过,劣者发自内心地敬佩。”

  素还真也是知道凛牧之前的所作所为算不上什么趁火打劫。

  趁火打劫的意思可不是凛牧所作所为表现出来的。

  想着自己拯救的人现如今都已经步入黄泉。

  而在天疆的苦境百姓确得以安然生存,素还真也深感差距。

  但一页书担心的是凛牧是不是会趁此机会……对一页书下手。

  因此,他没有直接回答凛牧主要的问题。

  “放心吧,既然一页书有命离开,自然是他的造化,你去联系仙门和道门吧,对付八岐邪神,吾也会出手,算得上这是吾从苦境所得后的归还吧,此后,二界两不相欠。”

  凛牧拿的也就是血闇之力,也要有所付出。

  至于尘界九龙,本就不是苦境之物。

  凛牧自然是要好好的…思考思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