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神医王妃又娇又辣

正文 第397章 我认罪

神医王妃又娇又辣 风中飞絮 3760 2021-09-15 07:04

  “玉华,你别怪我,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韩安茗双手攥刀,手上早已被鲜血染红,一边不停地颤抖,一边还在叫,“你非得要这样的!你为什么不娶我?你要是娶了我,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顾玉华此时哪有心思听她说这些,他只知道自己不赶紧离开这里,肯定就没命了,他艰难地翻过身往外爬,一边无力地叫着:“救命……来人,救命啊……”

  “不要叫!不要人来!”韩安茗大声叫着,扑过去一下子把顾玉华翻过来,紧紧捂住他的嘴,“不要叫,没有事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人会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

  顾玉华狠狠咬了她的手一口,嘶声骂:“贱人滚开,不要碰我——”

  他在巨大的痛苦和仇恨之下也是失了冷静,如果这时候他能放低姿态,哀求韩安茗,她一定会心软,他也还有一次活命的机会。

  可他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辱骂韩安茗,完全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韩安茗所有的希望全部破灭,猛地仰高了手,狠狠一刀插进顾玉华的胸膛!

  “不准骂我,你不准骂我!我不是贱人,我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都是你毁了我,你不准骂我!”

  每说一句,她就在顾玉华的身上刺下一刀,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双手之上,所有的仇恨也都发泄在了每一刀上。

  顾玉华刚开始挨刀子还发出一声惨叫,挨了几刀之后,他感觉身体就像变成了筛子一样,血哪儿哪儿往外冒,越来越冷,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眼前骤然极快地闪现过许多画面,包括跟韩安茗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以及曾经风光的一切。

  他还来不及想想到底怎么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身体就不动了,也发不出惨叫,不知道怎么了,意识忽然就中断了。

  韩安茗看他一动不动,浑身是血的躺在那儿,好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意识像是抽离了身体一般,手握着刀子慢慢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萧凉川和顾飞雪如同神人般从天而降,嗖嗖落在了门前,看到屋内的景象,两人顿时都感到手心一片冰凉。

  来晚了。

  他们两个一开始根本不知道顾玉华来了韩安茗这里,是沈芷青先找上了顾飞雪,说顾玉华又出去喝酒了,好几个时辰都没有回府,她派去跟着的家丁也被顾玉华给打了回来,她不放心,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让顾飞雪帮忙找找。

  顾飞雪一听就有一种强烈不安的感觉,立刻让萧凉川出动暗卫寻找顾玉华,她和萧凉川先来了韩家。

  本来顾飞雪没抱太大希望,想着韩安茗要杀顾玉华,肯定要挑一个偏僻的,甚至人迹罕至的地方,以方便动手。

  她还真没想到,一过来就看到了韩安茗和顾玉华在一起,但是晚了一步,悲剧已然发生。

  尤其是顾飞雪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和她预见到的一模一样,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眼中有着明显的恐惧。

  又成真了!

  这么说她只要预见到的事情就一定会成真,那德妃……

  “哈哈哈!”韩安茗看到他们两个,不但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纵声大笑,“王爷王妃,你们来了吗?来的正好,顾玉华已经被我杀死了,王爷抓我吧。”

  她松手,刀落到了地上。

  萧凉川冷冷看着她,一时也弄不清楚她现在是疯的,还是清醒的。

  当然不管她真疯假疯,她杀了人却是不争的事实,一定要受到律法制裁的。

  “王爷不必多想,我现在很清醒。”韩安茗仿佛看透了萧凉川的心思,冷静地说,“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顾玉华就是我杀的,你抓我吧,我不会反抗的。”

  她虽然是女子,没怎么读过书,但是从小家教很好,何况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道理孩童都懂,她既然敢杀顾玉华,就是报了必死的决心。

  如果顾玉华怎么也涉及回心转意,她活着也是痛苦,还不如两个人同归于尽。

  “飞雪,去看看顾玉华。”萧凉川知道顾飞雪此刻肯定在因为预见到的事情成真,心内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过最要紧的是救人,说不定还来得及。

  顾飞雪回过神,点点头,立刻过去检查顾玉华的情况。

  韩安茗也不急于说什么、做什么了,她知道顾飞雪医术超绝,不过刚刚她对顾玉华下了什么样的重手,她自己有数,估计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法将顾玉华救回来了。

  亲手杀了自己曾经深爱的人,她不是不痛苦,但绝不后悔。

  “怎么样,飞雪,他还有救吗?”萧凉川看顾飞雪没急于说什么,心中升起一线希望。

  只要顾玉华不死,韩安茗就还有活命的机会。

  顾飞雪摇了摇头,神情凝重,说:“没救了。”

  说完看了韩安茗一眼,还挺吃惊的,没想到韩安茗居然下得了这样的狠手,接连刺了顾玉华十几刀,有好几刀都刺在了要害,他大量失血,已经没有生命体征,救不回来了。

  萧凉川心沉了沉,倒也不是说他有多同情顾玉华,顾玉华的所作所为本就令人齿耻,但是从律法上来说,顾玉华对韩安茗所做的一切都构不成死罪的,韩安茗杀他虽然过于偏激,站在她的角度,她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然而她付出的代价就是,为顾玉华偿命。

  “王爷王妃不必担心,事情都是我做的,我都认。”韩安茗听到顾飞雪说顾玉华死了,莫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

  萧凉川也不再多说,吩咐一声:“来人,把人犯拿下。”

  两名侍卫立刻进来,给韩安茗上锁链。

  韩安茗果然不反抗,由着侍卫给她加上沉重的锁链,被从屋里拽了出来。

  “安茗!”韩安然刚好回来,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冲过来问,“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妹妹?她做了什么,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妹妹胆子很小,身体也很弱,她什么都不敢做的,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此时他怎么也想不到,韩安茗会做出那般可怕的事,整个人都是懵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