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红楼之磨石为玉

正文卷 第九十七集 飞雪迎春到

红楼之磨石为玉 山岩尽美色 6323 2021-11-25 12:36

  太医院,一干御医忙的手忙脚乱,引来诸多好奇的目光。可大门口被龙禁卫给把持住了,任是谁家来请人,也进不去大门。

  周全溜溜达达来到了左右,混在人群中听闲话。

  那边是南安郡王府的人,堵着门的骂街,府里的老王妃身子有些不舒服,来请常去诊病的御医给看看,也给拦在了外面进去不得。

  龙禁卫一位牌官倒是不敢和南安郡王家的人发火,忍着脾气好言相劝:“不是不给老王妃看病,您总得容里面忙完了,医生再去也不迟。”

  是个管家,手指着牌官的鼻子喝道:“你少给我说这个,误了老王妃的病,你担着还是我担着?闪开,今儿我还就闯一回太医院了。”

  牌官叹口气:“听劝,您就再等会。不听劝,我让开路,让您进去。能不能活着出来,看你自己的造化好不好?请!”

  管家一愣,打眼往大门里面看了看,咂摸咂摸嘴,扭头就走。

  围观的众人喝了一声倒彩,哄他没胆子。

  管家面对众人哼了一声:“你们懂个屁!我是没胆子的人吗?可着满京城打听打听去,谁不知道我们王爷家的家教最严,我是不能给我们家王爷惹事。等等就等等,不差这一会儿。”

  牌官嘴角含笑冲他拱拱手,算他眼尖识相,大门里戳着一杆天子仪仗,那就是他平时捧着的物件。真要有不开眼硬闯的,他就在仪仗下杀人,还得参本家个不敬之罪。

  南安王府的管家不是一般人,打眼一看就认出了那仪仗,心里一哆嗦,知道了太医院是皇命公干,立即缩了回去却也不说破,站到了一旁冷眼看着是不是还有别人家上前。

  周全是不知道虚开的大门里有什么,但不妨碍他揣摩南安王府管家的神色,能退王府管家的物件,想来也没几样,那么,那里面究竟是谁的东西呢?

  侧身挤了过去,王府的人想拦他,被他用块内侍的牌子晃了过去,站在管家身后,小声的问他:“管家有礼,咱家来问问,老王妃是不是着急看医?若是急的话,我回主人一句。”

  管家回头先看见一块拿在手里挡着半边的牌子,又瞧瞧周全的模样打扮,面白无须身材硕长,鹅蛋的脸庞总有一抹笑意,让人观之可亲。

  心里一合计,再想想自己看见的仪仗,更加认定无疑,赶紧回礼:“这位公公面生的紧,恕老奴眼拙认不出足驾。”

  周全惯会做戏,用手指在嘴中间嘘了一下,示意自己不可多说,你明白就好。

  管家不再疑惑,连忙回话:“真不知是贵主人在此,无意冲撞,恕罪!恕罪!我家老王妃有些不舒服,平日总吃太医院王御医的药,若是御医忙的顾不上,取了药走也行。”

  周全轻笑一声点点头,自己施施然走到了太医院门口,没找那堵着正门的牌官,跟一位常去林家的侍卫搭上了话。

  “有日子没过去了,怎地来这公干?”

  侍卫认出了是周全,以为是知道了李修再进大狱的消息,不由得一皱眉:“你消息到快,哪听来的?”

  周全脸上无奈,心里却暗笑,果然是跟李修有关的事,因为李修的行踪就是我给漏出来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消息呢。不过,我想知道的是,太医院里在救谁。

  “受伤了?要紧的么?”问的模棱两可。

  侍卫看他满脸焦急的样子,回答的也是含糊不清:“他倒是没伤,不过,摊上事了。”

  周全故意叹口气:“唉!就是这么让人不省心!刚给解了禁,又......”

  侍卫冲他嘘了一下:“嘘~~~不让说,你也别多问。回家去等着,有什么事,自有人去家里找。”

  周全眼珠一转,伸手指指那边不停观望他的王府管家:“南安王爷家的人,来拿一副药。人不进去,把药拿出来就得。都是熟人,辛苦则个?”

  他右手指人,左手拉住龙禁卫的手心一捻,龙禁卫觉着手心里多出了些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张叠好的银票。

  “嗬嗬嗬~~~”龙禁卫笑了起来:“还是你们会做人情,等着吧,一会你进去给他拿。”

  “不不不。”周全连连摆手:“我个内侍就别凑这热闹了,老老实实回家等着闯祸的小子回去就好。”

  “就因为你是内侍才能进去。”龙禁卫低声告诉他:“里面是戴公公盯着,我都不方便去,你的身份正好。”

  求之不得的好事,周全假意又推脱了几回,最后只好点头答应下来:“行吧,我拼着挨顿骂,送个人情给他们家。您且稍等,我取个药方就回来。”

  龙禁卫瞧着周全又回了管家那里,心中不疑与他,瞅个空去跟牌官说了这事。

  周全让管家支走旁人,伸出来两根手指晃了晃:“没法子,您可是进不去,要我给跑一趟给取药出来。”

  管家有心不给,周全转身就要走:“我知道这药是贵了点,您再等会儿也行。”

  “别别!”管家不想多等,他认定是圣驾在内,除了打点一下内侍以外,自己确实没什么法子进去拿药。

  周全笑嘻嘻的收下了管家的二百两银票,盘算着又挣了一百两,自己慢悠悠的溜进了太医院的大门。

  片刻功夫,他拎着几包药走了出来,和龙禁卫们点点头,把药给了王府管家,这才雇了一辆车走人。

  全明白了,救得是一个女子,没有李修。那么来说,必定是大狱中的十二时辰之一了。

  “去荣国府。”

  车把式得了地方,轻轻一扬鞭,直奔宁荣街而来。

  在后门下了车,叫开了门户,看门的婆子见到是他,欢天喜地的收了一角银子,放他进了府。

  三兜两转的来到了静室,招呼了一声小丫鬟,雪雁给他开了门,请他进来说话。

  林黛玉正和迎春说话,见周全突然来访,心里有些不安。

  周全见礼黛玉,又和迎春施礼,迎春客气的起身还礼,请他坐下喝茶。

  黛玉问:“你怎么找到这来了?可是家里有事?”

  周全打量了一下迎春,黛玉笑着引见:“在我家住了好些日子,你们竟没见过么?她是这府上大老爷的长女,大排行行二的贾府二小姐。”

  周全一愣,贾迎春笑着解释道:“虽说都在林家住着,可周内侍不来内院走动,自然也是见不到。今日巧了,见过一面后,我等再去了,就不是生人了。”

  周全把头一低,嗓音干涩的说道:“原来是贾府二小姐,确实不是生人。”

  迎春没再言语,黛玉蹙蹙眉:“李修有事了?”

  周全猛地一抬头,看似瞧着黛玉,实则打量着迎春,口里却问:“诰命怎么看出来的?”

  黛玉叹息一声:“他原就给我说过,非必要时,公公是不会自己上门来的。今日您突兀前来,还不惊动贾家,肯定是他又有了大事。”

  迎春焦急起来:“啊?到底是何事?这位公公还请速速讲来,我等也好想个法子呀。”

  周全眨眨眼,我等?这个“等”字是何用意呢?

  迎春看见周全探究的目光,脸蛋腾的一下红透了,连忙起身避席,转回了内屋。

  林黛玉似笑非笑的示意周全:“再看下去,小心李修恼了你。”

  周全心神大震,难道说她和李修有了什么不成?那我这是在做什么?害李修还是害她?

  不行,我得要问个清楚,否则的话,恐怕要出大错!

  “林娘子。”周全神态端正:“我与李公子也算是朋友,他不嫌我出身卑微,折节下交,每以大事相托付,周全铭感于内也是倾心一片。我今日造访,确实是有一件大事发生,要告诉林娘子当面。只因林娘子与李公子之间份属一家,早晚都是一双璧人。”

  林黛玉虽也害羞,可心里愈发的紧张起来,周全越是这样说,只能说,李修遇到的事越大。

  “不必多言,我知你不愿隔墙有耳。迎春姐姐...是我做主,给他纳进来的平妻。你有话,尽可之言。这院子里,没有外人!”

  周全长吸一口气,不禁站起身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黛玉奇怪他:“就这几天啊,哦!就是那天宁府失火后,我应下来的。”

  周全愣在原地半天,想起来自己放了火后藏在倪二家躲避,瞅空子才跟着李修回了林家,直到今天才返回了京城,还没来得及打探贾家的消息呢,就急匆匆让人拦住李修。

  狠狠的一跺脚:“嗐!好险好险!”

  紫鹃和雪雁悄悄围住了黛玉,都好奇的瞧着这位周公公,不知道他是发了什么疯,怎么一脸凝重后怕的颜色呢。

  周全不再犹豫,面对黛玉躬身一拜:“林娘子蕙质兰心,必能善待内宅,我死也能瞑目。”

  黛玉听他说的奇怪,暗暗记在了心里。

  周全起身略一思索,有了话说:“实不相瞒,李修被人引入彀中,身陷刑部大狱。具体事宜尚不知晓,不过,周某已经探听到的消息是,四王八公家在刑部大狱的暗子,尽此被除!其中必有当今的手笔。”

  黛玉晃了晃身子,雪雁急忙扶稳。

  周全继续言道:“既然是当今出手,想来与甄家的事有瓜葛。这一下就牵扯到了太上皇那里。局面之难之大,可见一斑。以我之见,林娘子不妨收拾一下细软,尽快出京,带上那位二小姐,我保着你们远赴敦煌!以免被人拿住你们再去要挟他!”

  “不!”

  林黛玉咬了咬牙,反驳了周全一句:“帮我打听一件事。”

  “何事?”

  “甄家那位宝玉,是不是也在刑部大狱。”

  周全直接点点头:“不错,他也在此。”

  黛玉伸手抓住了椅子扶手,哆嗦着说话:“还有转机,只要甄宝玉不死,他一定能活着出来。”

  周全眼神一亮,伸手给了自己一巴掌,怎么自己糊涂了!这局是要钓出甄应嘉,只要甄应嘉迟迟不现身,甄宝玉这个饵就要一直放在那里不能动。如此一来,李修岂不是也安全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